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

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

刷微博看到一个视频…吓得半死………
 
貌似是一个男人…全身赤裸…关键部位盖了两块毛巾…但毛巾正在燃烧………
 
这到底是什么?不怕烧坏吗?
 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
原来…这叫火疗………
视频来自一个大V医生………
 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
这种「烧烤」…竟然是一种疗法?……
 
可能是自己太孤陋寡闻………
 
好奇如我…立马打开评论…向万能的网友学习………
 
结果第一条评论就看不懂了:「某健不是倒闭了吗?怎么还有人相信这个?」
 
火疗和某健有什么关系?
 
原来几年前…某健火疗就已被扒的体无完肤………
 
火疗…即在湿毛巾上倒一些酒精…然后点燃盖在身上………
 
中医专家说:「我不知道这和一般的毛巾热敷有什么区别…用火烧的危险系数则更大………」
 
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
其实…不用专家证实………
 
看宣传语就非常不靠谱………
 
「做一次火疗…相当于10次的全身按摩…相当于细胞运动36600万次…相当于排出4.1克内脏垃圾……」


冷风如刀……… 一名身披黑色军大衣的年轻男子正面无表情地跪在一座破败的孤坟前…他…叫齐昆仑……… 齐昆仑的身旁还一名身穿军装的雄壮男子…他身材魁梧…足有近一米九之高…肩章之上…赫然两颗龙星…竟是中将之衔……… 如此人物…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万众瞩目之对象……… 但此刻…他却为齐昆仑一丝不苟地忠心站岗…… 孤坟破败…劣质的墓碑上布满了青苔和裂纹…上面只有简简单单四个字——齐鸿之墓……… 齐昆仑的脚边…还有几张皱巴巴的报纸……… 「风城首富齐鸿身陷强奸丑闻…数百亿资产…何去何从?其未婚妻或为最大受益者………」 「齐天集团董事长未婚妻许佳人大义灭亲…检举丈夫齐鸿违法行为……」 「风城首富齐鸿畏罪自杀…家人神秘失踪…其未婚妻许佳人为遗嘱唯一法定继承人……」 几张报纸上的头条…无一不是与齐鸿有关的……… 「大哥…昆仑来晚了……今日…我齐昆仑在此立誓…此仇必以十倍偿还……许佳人…必死无疑……」 来晚了…来晚了三年……齐昆仑因为身在军中…南征北战…直到半个月前…才收到了大哥齐鸿的的绝笔信……… 「昆仑我弟…大哥将死………许佳人以你侄女性命相逼…我不得不死……… 「待我死后…昆仑你切记…万万不要想着为我报仇……这场阴谋的背后…还有更可怕的势力……」 「大哥于七年前将你送往燕京参军…你怕是吃尽了苦头…还千万不要怪罪这个当哥哥的…毕竟…哪个哥哥不希望弟弟有大出息?」 「我齐鸿…此生注定只能当个不孝子了…爸妈他们便托付于你………可惜…大哥直到死…都不能再见你一面………」 「齐鸿绝笔………」 说话之间…齐昆仑想起那封以血写就的信…脸上虽是面无表情…但眼角处…却有热流涌动……… 站在一旁名为破军的雄壮中将男子忽然听到水滴落地的声音…不由抬眼一看…只见齐昆仑的脸颊上…正有一滴滴泪水缓缓流淌而下……… 这一幕…让他心神震撼……铁塔般的身躯…都不由微微一抖……… 「齐帅居然在流泪?」 眼前这个男人…在华国可谓是战功赫赫…年纪轻轻便已肩扛五星…也是华国唯一的一位五星将领…… 这些荣誉……地位…无不是他一刀一枪拼杀出来…无不是用千万敌人的尸首堆积而成…… 在军中…齐帅之名何人不晓?便是一位赫赫有名的司令…在向他汇报工作时…都是战战兢兢……… 「当年…赤塞首领扬言要屠杀我国西域子民…派遣两千雇佣兵挑衅于边疆……齐帅一人坐镇西域…便震慑两千精锐丝毫不敢动弹…不战而屈人之兵………」 「之后…东岛国欲挑衅我国于飞鱼岛之上………齐帅只扬言东岛国人但敢踏足飞鱼岛上…他便屠尽东岛所有精锐军官………简简单单一句话…便使东岛如此军事强国风声鹤唳…匆忙撤兵………」 这个一言可兴国运…一语可平四方的铁血男人…而今竟然在落泪…… 正在此时…有两个健硕男人跑了上来……… 「你们是谁?胆敢给齐老狗扫墓…真是活腻了……」 「齐老狗的坟…你们也敢来祭?我看你们是想在这里永远陪着他了……」 两人上来就冷声质问起来…语气不善…看着齐昆仑与破军的眼神…就好像看着两个死人一般……… 齐昆仑的眼角不由跳了跳…面无表情…垂头在坟前喃喃低语:「齐老狗?」 「不错…齐老狗…正是我们许小姐给他新起的外号…是不是很贴切?很好听?」那人却是听到了齐昆仑的低语之声…不由得意笑道……… 另外一人则是冰冷道:「许小姐早已明言…不许任何人到齐老狗坟前祭拜…你们不听劝告…看来是不将风城最大的权贵许家给放在眼里了?……」 破军看着这两人…眼中闪过冰冷之色…在军中…都无人敢与齐昆仑如此说话…… 「你们逼死他…夺走他的家产…污蔑他的人格…毁了他的一切…还不够吗?」 「连他的安葬之处…你们都不肯留一个清净?」 「许家…许佳人…真是够狠…够毒………」 齐昆仑缓缓站起身来…他的脸色…像暴风雨来临之前的乌云一般阴沉…伸手紧了紧身上的军大衣…往车旁走去……… 「我不想再看见这两个人………」 「是…齐帅……」 「杂种…我让你走了吗?……听不到爷爷说的话?」那两人一怔…随即怒吼了起来……… 另外一人想了想…摸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他要向许家汇报这件事……… 破军微微抬头…如一尊怒目金刚般忽然发作…… 齐昆仑刚到车边…就听到两道骨裂的脆响与痛苦哀嚎之声传来…接着…就听到后方那有力的脚步逐渐靠近……… 破军捏着手机的大手伸到了齐昆仑的面前来…恭敬道:「齐帅…这是那人打出去的电话……」 「喂?」 齐昆仑接过手机…脸色冷漠…淡淡应了一声……… 「喂?不是让你们两个去墓地看着吗…今天我老爹大寿…你们给齐鸿的破坟再泼点鸡血…给他也开开荤………」 齐昆仑听到这里…眼神越发冷漠……… 「诶…算了…干脆直接把他墓碑给砸了吧…想到我姐当初陪这个家伙那么久…就觉得恶心………」对方又道……… 「你们办寿宴…却要砸他墓碑?」齐昆仑的声音…冰冷之中透出难以抑制的杀意…「许家…该死……」 「你是谁?敢这么跟我说话…找死吗……」 齐昆仑没有再说什么…五指一紧…手机被捏得粉碎…而后拉开车门上车……… 接着…破军大步追上…开车离去……… 车刚一发动…车载广播忽然就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来……… 「亡夫齐鸿去世已有近三年…一月之后…便是三年忌日………」 「亡夫生前为非作歹…掏空集团内部资金…联合各大亲信排挤股东…甚至还犯下强奸这种罪大恶极之错……好在上苍有眼…人人皆有良心…让我及时发现亡夫的斑斑劣迹…这才将之阻止………」 「为免于法律惩戒…也不敢去面对自己犯下的滔天罪恶…他自己也做出了吞枪自杀这样逃避责任的懦夫行为……」 「好在这两年经过我本家的强力支持…以及公司的新鲜血液注入…集团终于又重回高峰……我在各大股东的坚持之下…勉为其难担任董事长一职…今后…我代表齐天集团向大家承诺…齐天集团合法经营…绝不会像亡夫齐鸿一样干出违法乱纪…危害社会之事……」 破军听到这里…不由脸色尴尬…急忙伸手要关闭广播……… 但齐昆仑却微微抬了抬手指…冷冷道:「不必…开车………」 破军沉声道:「果真最毒不过妇人心……齐帅…齐鸿大哥的仇…便由破军代劳…今日破军踏平风城…相关人等…定斩不赦…还老大哥一个公道……」 齐昆仑这才回过神来…微微抬头…语气很轻…道:「大哥曾跟我说过…家人之事…不要假借他人之手…所以从小…他都会让我自己解决家里的事情………我来晚了…已经枉为齐家之子…若不亲手为家人报仇…岂非猪狗不如?我会亲自动手………」 「走吧…我们去给许家‘祝寿’……」 顺天酒店……… 当今风城最大的权贵许家…许家老爷子许劲山的七十大寿就在此举行……… 风城道上…大大小小的权贵势力…纷纷到场前来贺寿……… 许劲山满面春风…自三年前自己的女儿许佳人从齐鸿手中夺权霸占齐家以来…许家便在这条富贵之路上高歌猛进……… 而今…整个风城…有谁敢说半句许家的不是? 当年威风凛凛的齐鸿…也早已被当成了一块被人遗忘的垫脚石……… 齐昆仑与破军走到了酒店门口…他微微抬头…看着这金碧辉煌的酒店…微微失神……… 一名守在门口的安保人员看齐昆仑站了许久…不由走上前来…皱眉道:「请出示请柬…如果没有请柬就赶快让开…别挡了贵宾们的道……今天是许老爷的七十寿宴…许小姐开罪下来…你承担不起……」 破军刚准备呵斥…忽然就听到后面传来不善的声音……… 「好狗不挡道……」 齐昆仑与破军转头看去…便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年轻男人…大约二十来岁…满脸的不耐烦……… 保安人员看到他之后…脸色一肃…然后谄媚地笑道:「徐少来了…快里面请……」 第2章 徐家…齐鸿在世时就红极风城的一大家族…产业遍布风城…资产雄厚…与诸多势力都有勾连……… 而且…徐家当年是靠着偏门起家…所以家族之下…供奉有一大批打手……… 曾经有一位外地来的过江猛龙…与徐家产生纠纷…扬言三日之内要踏平徐家………结果…却被徐家收拾得如同一条丧家之犬……… 徐家大少徐明超在风城也是嚣张跋扈…无法无天……… 「这家伙没请柬吗?」徐明超狠狠瞪了一眼齐昆仑…而后问安保人员道……… 「他在这儿站了好一会儿…估计是没有的…有的话…早就进去了……」保安如实说道……… 徐明超心中顿时明悟了…每每这种大场合的时候…都会有一些投机取巧的家伙守在门口…为的就是巴结上某个大人物…寻求到那一步登天的机会………听了保安这番话之后…徐明超便在心中断定了…眼前这个男人…肯定是这样的人…没有请柬…守在门口…想要巴结某个权贵…… 他又仔细看了看破军的身材…觉得应当是个不错的打手…可堪一用……… 「哈哈…哈哈…我知道了……小子…你的想法本少爷明白了…以后你和你的这个手下就老老实实当我的狗吧……」徐明超大笑着上前…伸手就要拍齐昆仑的肩膀……… 在徐明超的手即将落到齐昆仑的肩膀上的时候…破军一把将之挡开了…冷冷道:「滚……」 「什么?……」 徐明超的脸色忽然一变…勃然大怒…… 他堂堂徐家大少…居然有人敢跟他这么说话…而且…这么跟他说话的…只不过是一个名不见经传之人的手下…… 徐明超阴沉着脸收回了自己的手掌来…然后冷声道:「我给你们个机会…你们两个立刻在我面前跪下…然后给我道歉…把我鞋上的灰尘舔干净………正好两个人…一人一只鞋…舔干净之后…我可以考虑原谅你……」 破军只是以冰冷的眸光看着他……… 齐昆仑负手而立…似乎在想着什么…已经入神……… 徐明超皱了皱眉…问道:「怎么?装聋作哑?本少的话…没听清楚吗?」他又看向齐昆仑…声色俱厉起来…「小子…你不是想当本少爷的狗吗?现在给你机会了…不把握住吗?」 「齐帅?……」破军忽然低声道……… 齐昆仑回过神来…微微点了点头…道:「别见血………」 破军忽然出手…他的右脚一下踏出…正中徐明超的膝盖…就听咔嚓一声脆响…徐明超惨叫出声…还没来得及跪下…另外一只膝盖又挨了一下…两只膝盖几乎是同一时间折断的…就听啪嚓一声…他瞬间跪倒在了齐昆仑的面前来……… 一些还没进入酒店的宾客看到这一幕…都不由低声惊呼了起来…一个个惊讶无比…显然是没有想到…徐家的大少爷竟然会在这个场合被打……… 徐明超膝盖尽碎…却是没有见血…齐昆仑的话…破军办起来没有打半点的折扣……… 那保安吓得面无人色…这两位…到底什么人啊?上来先是在酒店门口发呆…然后两脚把徐家大少的膝盖给踩碎了…… 徐明超怒吼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敢打我……我让你全家给你陪葬啊……」 「啪……」 破军一个大嘴巴子就抽了下去…打得徐明超脑袋一偏…而后…徐明超痛哼一声…就想把混着血的槽牙从嘴里吐出来………不过…破军却是一步抢前…猛然一下捏住了徐明超的腮帮子…逼迫着他硬生生把打碎了的牙和鲜血往肚子里吞去——这可是正儿八经的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啊…… 「齐帅说过…不见血………」破军还是保持着很冷漠的姿态…等到徐明超吞完了之后…这才松手……… 徐明超脸色通红…痛得连连喘息…嘴里还有血水…但他硬是一滴也不敢吐出来……… 「我的天……那是徐家大少爷徐明超吗?我没有眼花吧……」 「见鬼了…我是不是幻觉了…徐家大少爷居然被人这么抽?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众人虽然看不出来两人的来历…但却能看出来…那魁梧大汉…是以那沉默寡言的男子为主……… 徐明超被如此雷霆重手给打懵了…竟然忍不住哭了起来…道:「我错了…是我该舔你们的鞋……」 说话间…徐明超就弯下腰去…准备舔齐昆仑的鞋面……… 齐昆仑微微皱眉…就在他的嘴即将碰到齐昆仑的鞋面时…破军却一脚把他的脸给踢开了……… 「徐家不会放过你们的……」 徐明超大吼一声…双眼一翻…直接昏死了过去…也不知道是因为太过尴尬装昏…还是破军下手过重给他打昏了……… 破军转头看了一眼齐昆仑…见他并无表示…便转头对着保安道:「现在…我们可以进去了吗?」 「两位贵宾里面请……」保安吓得一个哆嗦…二话不说就让开了路…连请柬也不敢要了……… 这两个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大神…上来就把徐家大少爷给废了…再借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拦这两位的路啊……毕竟…小命要紧…… 齐昆仑大步往内走去……… 破军亦步亦趋…跟在他的身旁…却又与他保持着一定距离…不敢与他平齐……… 齐昆仑摘下了披在身上的军大衣…将之交到破军手中…平静道:「破军…齐家与许家的恩怨…你便不要插手了……」 「遵命……」破军当即就要单膝跪下…以示恭敬……… 「说了多少次了…不必多礼……」齐昆仑皱眉道…伸手拦住了他…没有让他跪下……… 破军忽然憨厚无比地笑道:「破军早已宣誓…这条命已是齐帅的了……小小礼仪…您又何必在意呢?」 齐昆仑没再说话…径直入内……… 破军挠了挠头…没有说话…默默跟在后面…他这如同小跟班一样的姿态…哪里还有刚才狂抽徐家大少时的那种霸气? 齐昆仑的入场…吸引了在场很多人的目光…因为…在场的大多都是面熟之人…而他…是比较面生的………毕竟…他已经有足足十年未曾在风城市内露面了…若非是得知齐鸿的死讯…或许…等到他把手里的一切事务处理完毕之后…才会回来……… 看着这个气质非凡的男子器宇轩昂…龙行虎步…众人都不由纷纷侧目……… 「这人是谁?好有气势…风城什么时候多了一号这样的人物了?」 「不知道啊……恐怕是许家从哪里请来的贵客吧……看他穿着…还真是特立独行………」 「真够特立独行的…许家老爷子过寿…他却穿一身白…也不怕惹事?」 齐昆仑今日为祭奠齐鸿…特意穿了一身白…不曾想…这倒让他成为了被关注的焦点……… 齐昆仑的到来…自然也吸引了吕嫣然的目光…吕嫣然是风城出了名的交际花…更是许佳人的表妹…也不知道多少男人想将她收入房中……… 看到齐昆仑的一刻…吕嫣然就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当即便端着酒杯过来搭讪……… 「这位先生贵姓?小女子吕嫣然…自认在风城也有点人脉…可是…却从未见过先生这么一号人呢………」吕嫣然笑道…说话间就要往齐昆仑的身上靠……… 齐昆仑闻到一股让他烦躁的香水味…不由微微皱眉…道:「臭…离我远点………」 这话一出…所有人说话的声音都相继停了下来……… 刚才他说什么? 这个男人说吕嫣然……臭?并且…让她离远点? 吕嫣然妩媚的笑容一下僵硬在了脸上…沉声道:「狗杂种…你刚才说什么?」 齐昆仑随手从桌面上拿起一杯香槟凑到鼻子边…这才掩盖住了那股让他反感的香水味……… 吕嫣然看到他这个动作…气得几乎暴跳如雷…齐昆仑虽然没有说话…但这个动作似乎更有侮辱性…… 「我不管你是从哪里来的…也不管你是谁…我给你三秒时间…给吕小姐道歉……」一道暴怒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王鼎天…王家大少爷…… 第3章 吕嫣然贵为许佳人的表妹…在风城这个城市当中…风头可谓不小…平日里…不知道多少自诩精英人士的男人见了她…都恨不得上来巴结…舔她的脚趾……… 但是…她这次主动出击…居然吃瘪…还被人说她身上臭…这简直让她有一种吃了死苍蝇的感觉…又怒又羞……… 王鼎天是吕嫣然的追求者…在许佳人崛起之前…王家就是许佳人的忠实拥趸…为了想要跟目前许家的关系更进一步…王鼎天自然是想要将吕嫣然追到手的…这样一来…两家的关系就牢不可破了…… 说起风城三大不能惹的势力…第一个便是许家…那排在第二的肯定就是王家…… 王家在许佳人掀翻齐鸿的过程当中起到了关键作用…他们通过自己的权势勾结各处…制造伪证对齐鸿进行陷害……… 而且…王家在风城可以说是颇为古老的势力了…立足风城多年…方方面面…都有他们的眼线………只要王家想知道你在风城干了什么或者干过什么…他们就一定可以查清楚…… 得罪王家的人…没有几个能有好下场的……… 此刻…齐昆仑感觉到萦绕在口鼻尖的香水味散去之后…才将香槟缓缓放下…将目光投到了另外一方去…他在寻找许佳人的踪影……… 「小杂种…刚才你王爷说的话…莫非你没有听到?」王鼎天忽然一步上前…怒声问道……… 齐昆仑依旧没有回头看他一眼…只是扫视着人群…心中冷笑…看来许家的排场拿捏得够大的…这么多宾客都已经到场…寿宴的主人许劲山却还没有登场…许佳人同样也没有出现…估计…是要等到最后一刻才会露面了……… 齐昆仑随手端起桌上的一杯红酒…放在嘴边慢条斯理地抿了一口…姿态优雅……… 「这家伙是谁?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号人物…居然连王家大少爷和许小姐的表妹都不放在眼里……」 「哼…估计是来宴会上故作姿态的…一会儿许小姐出来了…还不得像条舔狗一样上去谄媚奉承?」 「沽名钓誉之辈…他以为故作姿态就可以赢得大家的另眼相看?也不看看自己惹到的是什么人…简直是在作死……」 观察到这一幕的来宾都不由暗地里议论起来…觉得齐昆仑是在拿捏姿态…想要以一种另外的方式来博取许家的眼球……… 吕嫣然的俏脸一下阴沉下来…冷冷地道:「多少男人想约我都约不来…你倒好…姿态拿得很足…还随口污蔑我臭?呵…王鼎天…你不是一只想追求我吗?我给你个机会…你把这个家伙给收拾了…我可以考虑和你一块儿吃饭看电影……」 王鼎天本来正愤怒…听到吕嫣然这句话之后…不由大喜…转头看向齐昆仑…连连笑道:「好好好……小杂种…王爷我还真得感谢你…若不是你如此的出言不逊…王爷又怎么有机会跟嫣然约会呢?作为答谢…王爷就留你一条狗命…只要你的双手好了……」 齐昆仑放下酒杯…负手而立…他的注意力根本没在王鼎天和吕嫣然的身上…两人的话…一句都没听进去……… 「像你这样的装货…王爷我一年不知道要收拾多少个……」王鼎天冷笑着说道…「现在…是你自废双手…还是要让王爷我来?……」 「你是智障吗?」齐昆仑被王鼎天大声的叫喊给弄微微皱眉…而后转头看了他一眼…缓缓问道……… 这话一出…众人皆惊……… 「好家伙…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这么跟王家大少爷说话…怕是要死了……」 「王家大少爷刚才还说留他一条性命…只要他的双手…这会儿…恐怕连命都要保不住了……」 王鼎天也是被齐昆仑的这句话给惊住了…愣了片刻之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好好好…你成功激怒了我…我收回刚才的话………我不单单要你的双手…我还要你的双腿…我要你一辈子都躺在床上忏悔今天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态度来和王爷我说话……」 齐昆仑脸色冷漠…这世上…不知道有多少想要他的命…想把他弄残…什么金三角的大军阀……墨西哥的毒枭……各地的黑手党大佬…甚至连一些国家之首脑都恨不得要他的命……… 只不过…齐昆仑直到如今都还活得好好的…身上连一根毛都没少……… 齐昆仑不想再听王鼎天聒噪…转身准备离开……… 王鼎天却是一步抢了上来…冷声道:「现在知道怕了?给我跪下……」 齐昆仑微微皱眉…回手一抽……… 「啪……」 一个耳光抽在了王鼎天的脸上…抽得他脚步趔趄…眼冒金星…险些摔飞出去……… 「你敢打我?……」王鼎天勃然怒道…就要上前去与齐昆仑拼命……… 但是…王鼎天的身体却仿佛撞到了一面墙般被弹了回来…只见破军已站在了他的面前…冷漠道:「你这样的垃圾…就不要打扰齐帅了…你连跟他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哈哈…笑话…偌大风城…上上下下…谁不知道我王家威名……除了许小姐…谁敢跟我说这样的话?」王鼎天阴沉沉地说道…「你这个当狗的…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区区走狗也敢挡路…你这是在自误……与王家为敌…你确定吗?我现在给你机会…回去抽你自家主子十个耳光…我就可以原谅你……」 破军不语…只是站在那里…仿佛一堵墙般挡住了王鼎天的去路……… 王鼎天可是个混不吝的人…见破军没有反应…以为他怕了…便抡圆了巴掌…对着破军的脸就抽了过来…… 「咔嚓……」 就在巴掌甩到一半的时候…一声脆响传来…王鼎天脚下不稳…猛然就单膝跪倒在地……… 接着…他嘴里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一股剧痛…让他脑袋上瞬间就冒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来……… 「杂种…你敢对我动武…你知不知道我们王家在风城是怎样的权贵?……」王鼎天忍着痛苦惨叫出声……… 围观众人都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就连吕嫣然也脸色煞白……… 她本以为王鼎天亮出身份之后…齐昆仑自会磕头求饶…但没有想到…齐昆仑的身边还有一个「黑铁塔」…这人身手不凡…而且…丝毫不把王鼎天的身份放在眼里一样……… 「这哥们疯了吧…居然一脚把王鼎天的膝盖给踢碎了?他以为这是他家吗?这是风城啊……」 「我敢断言…这两个家伙活不过两个小时…两个小时之后…肯定会被王家给宰了……」 王鼎天怒吼道:「我绝对会让你们全家死光……」 「我等着………」齐昆仑听到这话…转过头来…喝了一口酒…平静地说道……… 「咔嚓……」 破军抬起右脚…一下踩了过去……… 王鼎天的另外一只膝盖也碎了…他惨叫一声…双膝跪地…而他的面前…就是齐昆仑巍峨伟岸的背影……… 有人看到这一幕…已经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我看到了什么?他的手下废掉了王鼎天的双腿……」 「我的天…这么狠……难道他们真的就一点也不怕王家吗?而且…这是许老爷子的寿宴…这是在挑衅许家的威严啊……」 王鼎天痛得几乎昏死过去…狠话也不敢说了…对方明显不是怕事的那种人…自己话说得越狠…下场反而还越惨…… 吕嫣然惊呼着往前走了一步…道:「够了…我不管你们是谁…你们在我舅舅的寿宴上闹出这样的事情来…就是不可原谅的……你们这么做…是在与许家为敌…是在自掘坟墓……」 齐昆仑再一次闻到了让他不愉快的味道…转头来冷冷呵斥道:「刚才我说了什么…莫非你没听到吗?……」 「什么?」吕嫣然一懵……… 「我说你身上的这股香水味很臭……」齐昆仑冷冷道…「所以…离我远一点………」 吕嫣然听了对方这句话之后…险些把自己给气疯了…怒声道:「我是当今风城第一权贵许家许佳人小姐的表妹…你敢说我臭?」 说话间…她往前一步…就要去抓齐昆仑的脸……… 「我劝你认真听他的话…不然…我不介意让你像那位王大少一样跪着………」 站在一旁的破军毫不客气…一个耳光挥出…打得吕嫣然一连倒退了两步出去……… 「真是不把人得罪到死不罢休啊…这两个家伙死定了…别说两个小时了…恐怕走出酒店的大门口…就要暴毙……」 「嘶……把王家大少废了还不算…居然还敢打吕小姐…难道他们不知道许小姐最疼爱的就是这个表妹吗?」 「两个人不是来参加宴会的…是作死来了……我看…那个穿白衣的男人…要被他这个着急表现的狗腿子给坑死了……」 众人本以为事情会很快结束…但没想到…惊爆他们眼球的事情接二连三出现了……… 就在这个时候…许家的人终于出现了…… 第一个露面的人…是许佳人的亲弟弟…许世云……有「风城贵公子」之称的年轻人…… 看到许世云出现之后…王鼎天几乎喜极而泣…大叫道:「许少…快帮我叫人…他和他的走狗在许老的寿宴上为非作歹…不能轻饶……」 齐昆仑冷漠地看了王鼎天一眼…然后道:「你既然这么跳…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王家的人给我听着…限你们明天三点之前…带着你们家这位大少爷…全部跪到我门前认错……」 「否则…王家上下…鸡犬不留……」 此话一出…众人皆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许家的人都已经露面了…还敢这么说话…那肯定不是真的脑残…而是有所依仗啊…… 王鼎天听了这话之后…脸色一下更加难看…不过…他却只能跪在地上…什么也不能做……… 吕嫣然对着许世云道:「世云表弟…你听到了……这两个人有多狂?」 齐昆仑在这个时候缓缓转过头来…看向许世云…道:「你姓许?」 「阁下是谁…来我父亲的寿宴上闹事…是不把我们许家放在眼里吗?」许世云一边走上前来…一边大声质问道……… 齐昆仑淡然道:「我以为你会记得我的声音………」 许世云猛然一怔…然后回过神来…神色有些惊讶…道:「是你……」 善举和积分卡技术放假时间繁花似锦胡椒粉和说句话家具和书法家哈酒和书法家和世界观和武汉分规划师就回房间爱本身就这句话是减肥哈交封不杀房交会上就等哈就很少见回复骄傲和聚合物回复哈反反复复反反复
 

别的不说…内脏有垃圾?精确到0.1克…是怎么算出来的?
 
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
据澎湃新闻报道…某健火疗…号称可以从头烧到脚………
 
即全身上下所有部位都能烧…包括眼睛……鼻子等13个部位………
 
还包治百病………
 
从脑部萎缩到秃头…从子宫糜烂到肾虚阳痿早泄…从耳聋面瘫到便秘肩周炎………
 
扁鹊要是在天有灵…会气得爬出来吧………
 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
其实中医药教材中…根本没有火疗………
 
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图源:澎湃新闻
 
很多人被骗…是因为某健火疗说有专利………
 
让人们以为是合法的…正规的………
 
2012年…某健火疗确实申请过专利…但没有在规定期限内答复…已被撤回………
 
也就是说…申请过专利…但没有通过………
 
这算哪门子的专利……
 
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
图源:国家知识产权局
 
更不靠谱的是…最早提出火疗的张某进…连小学都没毕业………
 
理发出身…没学过医………
走南闯北…干过韩式按摩……泰式按摩………
后来又成为足疗大师………
 
2004年突然在某营销杂志上发文…每月一篇介绍火疗………
 
声称历时5年才发明出来…结合了韩式按摩……泰式按摩……热敷疗法……熏蒸疗法………
 
但是没有任何科学依据………
 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
图源:知网
 
前几年…火疗事故频发………
 
2年7起意外事故…2人死亡………
 
和火疗名字一样…是真的烈火焚身………
 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
图源:澎湃新闻
 
2016年8月…浙江朱某深受肩周炎之苦…报名了三天火疗………
 
第二次火疗后…神志不清…抢救无效死亡………
 
但证据不足…某健火疗无责………
 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
图源:澎湃新闻
 
名为火疗…实为「火烧活人」………
 
风险远大于受益………
 
然而2020年了…竟然还有医生在宣传…还有人点赞追捧………
 

 

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

 

不靠谱的养生…你以为只有这一种么?……
 
磁疗和火疗一样…不科学却非常火爆………
 
从内裤到腰带…从鞋到床垫枕头…从手环到水杯……应有尽有………
 
价格从几十到几百不等………
 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
图源:人民日报
 
这些产品大多打着进口旗号…深受国人喜欢………
 
「进口的就是好的………」
「似是而非的专业名词…虽然听不懂…但一定是高科技………」
 
出国旅游…一定要买一堆保健品………
殊不知却将致癌物带回了家………
 
2017年…山东截获了一个保健垫…放射性严重超标………
 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
超标达200多倍………
 
这是什么概念呢?
 
你如果做过胸透…一定也注意到胸透室的门…是厚重的钢板…而医生要躲在小屋里给你做检查………
 
这是因为胸透有辐射………
 
一次胸透的辐射剂量是0.1mSv………
 
这个保健垫使用一年…受到的辐射剂量大于200mSv…相当于做了2000多次胸透………
 
要知道在核电站干一年…剂量都不能超过20mSv………
 
可想而知超标多严重………
 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
图源:央视网
 
长久以来…很多人认为外国的月亮比较圆………
 
盲目迷恋………
 
殊不知你以为高大上的保健品…在生产地却被认定为非法………
 
比如美国…FDA没有批准过任何磁疗产品………
 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
图源:人民日报
 
很多人却一无所知…花上万元买非法产品………
 
百害无一利…还被你当成宝………
乐呵呵地交智商税………
 

 

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

 

养生产品五花八门………
 
乳房按摩也是其中一种…很多人坚信「按摩能丰胸」………
 
美容院……养生馆为了骗女人的钱…提供了各种各样的按摩项目:
 
乳房护理……乳房疏通……胸部保养……取出硬块……
 
说白了就是:抹精油…揉来揉去………
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
图源:医学界妇产科频道
 
如果只是被骗钱…其实还好…你就当买教训………
 
事实上…代价非常大………
 
乳房按摩相当于自残………
 
为什么这么说呢?
 
首先…有必要了解一下乳房………
 
它像一串成熟的葡萄………
 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
图源:医学界妇产科频道
 
拿葡萄串要小心翼翼…一使劲就会捏坏…更不能揉………
 
乳房也一样………
 
2017年…珠海的王女士在美容院做胸部疏通………
 
按摩3个月后…承诺的疏通没看到………
 
乳房反而出现各种问题:胀痛……发红……破溃……乳头内陷还有不明液体流出……
 
一检查是乳腺癌………
 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
无独有偶………
 
2019年…福建女子阿燕…一开始乳房有小肿块…但没有任何不适………
 
按摩后又青又紫…被按成了内出血………
 
一检查也是乳腺癌………
 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
 
可悲的是…王女士和阿燕不是个例………
 
被乳房按摩害惨的女人…数不胜数………
 
专家说…乳房按摩引起慢性乳腺炎……甚至确诊乳腺癌的人非常常见………
 
慢性乳腺炎非常难治疗…癌症就更不用说了………
 
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
 
明明花十几块挂号费…就能得到科学诊断………
 
却要在美容院…将身体交给陌生人乱按一气…花费几百上千不说…还没病也按出病来………
 
实在是可怜又可恨………

 

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

 

更可恨的是…养生的魔爪还伸向了小孩………
 
近几年…小儿推拿的悲剧一再上演………
 
2015年…平顶山6个月大的婴儿…做完推拿后双腿骨折………
 
孩子还没开始学习走路…就被剥夺了走路的机会………
 
实在令人气愤不已………
 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
去年年底…西安的朵朵才4个月23天…便离开了人世………
 
因为咳嗽…做了20分钟推拿………
 
回家路上…孩子像昏了一样…突然口鼻流出带血的白沫………
 
赶紧送到医院…但为时已晚………
 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
很多家长认同推拿=治疗………
 
事实上…推拿没有任何科学依据………
 
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
图源:新京报
 
丁香妈妈做了一个调查…小儿推拿乱象丛生………
 
买证就能上岗…还能加盟开店………
 
唯一的要求是识字………
 
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
图源:丁香妈妈
 
很多人看到推拿师有证书…以为是专业医生………
 
事实上…人社部认证的职业资格中…根本就没有「小儿推拿师」………
 
所谓的持证推拿师…只是参加某机构培训后…通过考核而已………
 
更何况…很多人的证件是买来的………
 
也就是说…证件含金量几乎为0………
 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
图源:丁香妈妈
 
这些人给孩子做推拿…悲剧怎么可能少呢?
 

 

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

 

朵朵去世后…官方已介入调查………
 
我们只能希望相关责任人得到严惩…给家属一个交代………
 
也希望朵朵的死是个警示…提醒千千万万父母不要再乱投医………
 
从火疗到磁疗…再从乳房按摩到小儿推拿…其实都是无良商家在骗钱………
 
光靠监管能杜绝吗?
 
我觉得很难………
 
马克思说:
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
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
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
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
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绞首的危险………
也就是说…有利润有市场…就一定有人铤而走险………
 
今天关了一批…明天也会出来新的………
 
那你该怎么办呢?
 
只有提高认知…引起警惕………
 
就拿磁疗来说…早在2001年…美国就将磁疗产品定性为「阴谋」……「违规」……「诈骗」………
 
也就是说…磁疗早已淘汰………
 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
图源:人民日报
 
你只要一搜索…就能发现真假………
 
互联网如此发达…认知却如此滞后…是骗子技术太高…还是你执迷不悟?
 
朵朵出事前…两岁半的轩轩已做过10次推拿………
 
每次都喊疼…每次照按………
 
因为相信「痛则不通…通则不痛」………
 
最后病情加重…输了几天液才好转………
 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
图源:新京报
 
如果不迷信推拿…轩轩是不是能少遭点罪?
 
所以…无论骗子怎么宣传…提高科学认知…才是最好的防骗………尤其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你…你的观念…就是孩子和老人最后的屏障………
 
写这篇文章之前…同事劝我说:「科普文太枯燥了…读者不会喜欢的………」
 
但我还是要写………
 
我希望读者能真正明白…能治病的地方…只有一个:医院………
 
能解除病痛的人…只有一种:医生………
 
最后恳请你点亮「在看」或转发出去…提醒家人和朋友…不要再被所谓的养生保健欺骗…不要再为无知买单……
 
哪怕只有一个人觉得有收获…也值了………
 
因为他的家庭就能避免入坑………

灰色产业 - 创业帮手 www.zazdm.com
灰色产业 » 灰色产业被深扒:你以为的保养,是在送命!

发表评论

灰色产业网